海南无障碍设施障碍重重(组图)

5月18日是第24个全国助残日,担任海南省盲人协会副主席职务的符史勤却丝毫高兴不起来。作为视力残疾人中的一员,他几年来一直在为盲人的便利出行而奔走呼吁,但成效甚微。

海南有6.8万全盲或弱视人群,视力残疾人占全省残疾人总数的13.3%。

而他们,却面临着种种出行障碍,包括盲道不帮“盲”、盲文公交站牌烫手、如厕分不清男厕女厕……因为出行难,很多盲人只能生活在居住地附近的小小空间里,与现实世界脱节,但他们内心更渴望去接触这个世界。

一座城市的发达程度、文明水准,不仅要看它的“脸”,还要看它的“心”。如何为这6.8万视力残疾人开辟一条出行的绿色通道,考验着你和我,更考验着一座城市的“心”。

障碍1

盲道从来就没有走通过

“盲道从来没有走通过,不是中途断了,就是被占了。”符史勤很是无奈。符史勤并不是先天视力残疾人,初一时生了一场大病,让他眼体发生病变,成为一名弱视者。但他一直保持乐观向上的心态,在海南海口特殊教育学校担任特教老师,教盲文、按摩、英语课程。尽管视力残疾,符史勤和普通人一样,喜欢出门散步。但令他苦恼的是,每次出行都是一种折磨。

在府城大园路一盲人按摩店工作的弱视者小丁,同样为盲道苦恼。他住在府城金花新路上,可整条路都没有铺设盲道。如果没有家人的陪同,他一个人根本没办法独立外出。

连日来,记者在街头走访发现,海口的盲道基本形同虚设。在海口龙昆南路、高登西路,记者看到,虽然人行道上铺设了盲道,但整条路仅铺设了一块约40厘米宽的盲道,成年人只能单脚踩在盲道上,这么窄的盲道让盲人无所适从。而在繁华的海秀路,人行道上的盲道大多被电动车、汽车、摊位占用了根本无法行走。而在金盘路上,尽管部分人行道上铺设了盲道,但每到一个路口,盲道就中断了近10米。有的盲道为了躲避公共自行车租赁点,原本直线型的盲道竟然变成了梯形。在位于嘉海大厦门前人行道上,盲道完全被地砖代替,近100米的距离没有铺设盲道,整条路上的盲道被拦腰斩断。

障碍2

公交站牌上盲文间距太大

在2010年,海口开始建立盲文公交站牌,首批在海府路、滨海大道等路段设立了28个盲文站牌。记者在位于东湖的盲文站牌看到,这些盲文站牌全部采用不锈钢制作,站牌上布满了小凸点,盲人可以通过这些小凸点了解线路、站点信息。但夏天天气炎热,这些盲文站牌全部发烫,正常人根本受不了站牌上的高温。而且,盲文站牌离公交站还有一段距离,盲人要想从盲文站牌走到公交车站同样不容易。

省盲人协会一名负责人无奈地对记者说:“海口现有的盲文站牌根本不是给盲人摸的,海南没有一个盲人能准确识别。”因为站牌上的盲文间距非常大,用手根本摸不过来,盲人其实是用食指端摸盲文的。希望相关部门改用标准规范的盲文点字,重新贴上标准的紧凑盲文,这样才能让盲人真正使用。

障碍3

想乘公交却不知几路车

乘坐公交车出行,这个对于正常人来说很简单的事,对弱视者来说却是困难重重。

由于看不见公交车上的线路号,视力残疾人只能靠听语音播报来判断该上哪辆车。但记者走访发现,许多公交车的语音播报内容,车内乘客能听到,但公交站台上的人却基本听不清。有的公交车只是播报“公交进站,请注意安全”等内容,具体的站台地点、公交线路等都没有,让视力残疾人根本无法正确判断。

符史勤建议,海口可效仿北京的公交站设计,公交车实行定号定点停靠。在公交站台地面写上停靠公交车的线路,如44路车的停靠点就在地面上写“44”,等几路车就在几号点等待,这对弱视者来说非常关键,尤其是在无其他等车人可求助的情况下。

符史勤表示,海口公交车应该改变语音播报,直接播报具体线路和具体站台。如果是29路公交车开往省图书馆,就直接播报“29路海口公交开往海南省图书馆”,这样信号明确,又有两次报号,不至于盲人听明白了语音,车也开走了。

障碍4

“哑巴”红绿灯不帮“盲”

在海口街头十字路口的斑马线两端,一般都设有红绿灯。但盲人由于看不见,只能靠感觉或随人流走,经常上演惊险一幕。

记者走访发现,海口街头十字路口的红绿灯大多都是无声的,没有音响提示,盲人根本无法识别。有些安装了音响提示的红绿灯在使用一段时间后,声音也莫名消失了。在海口城西路和龙昆南交叉路口的斑马线红绿灯,前不久还有清晰的音响提示声,但最近半个月突然没有了声音。

由于看不到红绿灯,很多盲人都是随人流过马路,如果有个别行人不遵守交通规则闯红灯,身边的盲人往往会被误导。符史勤说,他就多次被身边闯红灯的行人误导,闯了红灯,幸好过往车辆的司机看到他拿着盲杖过马路,主动放慢了车速,让他先过马路。但有疾驰的电动车几次从他身边擦肩而过,非常危险。

在商场、银行、超市等公共场所,记者发现视力残疾人在坐电梯时,根本没有语音识别楼层。而且许多过街天桥没有残疾人通道,加上天桥上经常摆满了摊位,盲人根本无法通行。

障碍5

如厕分不清男厕女厕

出行的不易让视力残疾人叫苦不堪,更让盲人尴尬的是如厕的难题,一些盲人甚至因此进错厕所。

小丁告诉记者,外出如厕难已成为自己和很多盲友非常苦恼的事情。因为海口市内的公共厕所和商场内的厕所,都是用汉字或者用图像标明男厕或女厕。很多盲友往往会站在厕所门前,用耳朵倾听脚步的声音,如听到高跟鞋的响声,则辨认为女厕。但有时在厕所门前站了很久,也听不到任何声音,这样他们就容易判断失误,进错厕所。而且很多厕所没有设立带扶手的残疾人专用位置,盲友只能用盲杖敲打着判断位置,非常不便。

在采访中一些盲人告诉记者,公共场所的厕所和所有公厕门口应该贴上“男”和“女”的盲文方向提示。为了方便盲人,公厕最好给残疾人设置专门通道和便池。这样的无障碍设施不仅方便残疾人,也方便包括老年人或因疾病造成功能障碍的人群。

他们怎么办?

“摩的”成出行首选

全盲者外出一般都需要家人陪同,弱视者会独自外出,但出行障碍重重

上一页12下一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