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德前董事长徐明狱中去世 骨灰已运回大连

原标题:实德前董事长徐明狱中去世

资料图:徐明。资料图:徐明。

徐明简历

●1971年4月出生于大连。

●1995年,创建大连实德集团。

●2000年,接手大连万达足球队,并成立新的大连实德俱乐部。

●2011年,首度登上《福布斯》中国富豪榜。

●2012年3月,涉嫌经济案件被相关部门控制。

●2013年8月,薄熙来案公审期间,徐明出庭。

●2015年12月,徐明去世,终年44岁。

新京报讯 (记者陈鹏 赵毅波)昨日下午,有媒体报道称,大连实德集团前董事长徐明去世,终年44岁。新京报记者从多位知情人士处获悉,徐明的确于12月4日在狱中去世,其骨灰已在6日被亲友从位于武汉的服刑地运回大连。

目前徐明的死因尚无官方说法,一位接近实德的人士称,“俱乐部方面有透露说是‘心肌梗死’。据该人士介绍,徐明的骨灰原本12点就能抵达大连机场,但由于武汉的天气不好,行程有所耽误,也有一些球迷自发前往现场。去现场接机的实德俱乐部原总经理林乐丰向新京报记者表示,徐明的骨灰下午已经到达大连,是否因为心梗还不太清楚。

徐明曾于1992年创建大连实德集团,并开始立足商海。之后,由其掌舵的实德集团通过入股大连万达俱乐部进军足球产业,最终挂牌成立了大连实德俱乐部。与此同时,其个人的财富与声望也日显。

不过,徐明的命运最终在2012年发生了巨变。当年3月,徐明涉嫌经济案件被相关部门控制,后获刑入狱。2013年,徐明曾在薄熙来案庭审过程中出庭作证。林乐丰表示,按照计划,徐明本该明年服刑期满。

实德集团官网显示,目前实德的业务包括化学建材、家电和金融三大领域,其中化学建材为实德的主导产业。不过,由于始终不披露其资产和业绩信息,实德日益显得神秘,其官网公布的“发展历程”一栏目前只更新到2011年。

昨日,新京报记者未能联系到实德集团就徐明一事进行置评。

■人物

登上富豪榜的阶下囚

出生于1971年的徐明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先后经历了从小商贩到大集团创始人、足球俱乐部老板、东北富豪,再到“经济案犯”、“阶下囚”的峰型转变。而最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原本将于明年出狱的他,却最终在铁窗内落幕。

实业

“对虾小贩”到塑钢大佬

公开资料显示,徐明于1971年出生在大连庄河市吴炉镇光华村,后来进入沈阳航空工业学院(现沈阳航空航天大学)学习。他的第一份工作是在庄河三禾冷库驻大连办事处当业务员,其在这家出口对虾的公司中,具体负责对接日本客户。工作没多久,徐明便辞职创办了自己的对虾贸易公司。

1992年,徐明注册了一家中外合资的大连实德机械工程有限公司,由庄河市工业品对外贸易公司和港商周一鸣的香港恒和机械工程公司共同出资80万美元,徐明任副董事长兼总经理。这是第一个以实德命名的企业。1992年到1995年,不到3年的时间里,实德承建了大连胜利广场、星海广场、金石高尔夫球场等多个大连的标志性建筑工程。

1995年,注册资金40亿元的实德集团成立,并先后设立大连实德塑胶工业有限公司、大连实德塑料建材有限公司,确定化学建材为主导产业。此后的几年内,实德集团占领了长江以北的塑钢市场。

1999年10月,徐明向庄河市对外经贸委原数退还了1995年庄河市工业品对外贸易公司最初投资大连实德集团的资金,从而获得了大连实德集团95%的股权,实德集团开始向私人公司转变。

体育

玩足球的亿万富豪

徐明迅速为人所知是在1999年入股大连万达足球俱乐部之后。第二年,徐明从王健林手中接过了球队,并更名为大连实德俱乐部。

在其入主的前3年内,大连实德在中国足球甲A联赛实现三连冠。国际赛场上,大连实德曾在2003年打进亚冠联赛四强。

2012年徐明入狱后,大连实德队在当年的中超联赛中勉强完成保级任务,随后放弃中超资格,将球队转手给大连阿尔滨俱乐部。

扬名之后的徐明,财富实力也急剧上升。在2005年的“福布斯中国富豪榜”上,徐明以80多亿元人民币的个人财富,排名第八位。

徐明生前最后一次名列富豪榜是在2013年,当年的胡润百富榜上,徐明以30亿元的财富排在百富榜第676位。而此时的徐明已经身在狱中。

投资

涉足金融地产

在“玩足球”的同时,实德集团还进军过金融、地产等诸多行业。

实德集团于2000年首次进入金融业,曾出资1.8亿元购得生命人寿保险公司13.25%的股份。而在2009年,实德集团又组建天实安德房地产公司,正式进军房地产业。

据新京报此前报道,1994年至2001年间,徐明带领的实德集团已拥有3家上市公司、3家商业银行、2家保险公司、1家基金以及10多个关联企业。此后,实德的产业布局逐渐涵盖化建、家电、体育、保险、石化、汽车和医疗等七大产业,被外界称为“实德帝国”。

新京报记者 陈鹏


改善官场生态需要超常规用人

在有些领域,买官卖官较为普遍,甚至成为风气和“规则”。盖其原因,是用人决断者早就蜕化变质,长期把持一方,致整个系统生态恶化,甚至异化。如同被重金属污染的土地,生长出来的粮食已经无法食用。怎么办?必须下大力气改善土壤,并且要以超常规的方式进行。


抓鸟坐牢与贪官刑期比合理吗

从大环境说,“掏鸟窝”这类涉及动物保护的案子,属于“法定犯”,犯罪构成依赖于专业的知识,往往超出普通人的“常识”范畴,普通人很难将“掏鸟窝”“逮蛤蟆”与刑事犯罪挂钩。这需要国家强有力的科普、普法,甚至追问刑法量刑的合理性。板子不应全打在媒体身上。


取消一二三本划分应大胆前行

融合批次,对所有高校来说,都既是机会,又是挑战。在平等的竞争环境之下,学校能不能吸引优质生源,就要靠自身的办学实力了。那些投入精力认真办学的学校会受到欢迎,反之,就是“传统一本”校,办学缺乏新的追求,也会持续下滑。


中国教育根本问题出在哪儿?

读过《知识分子》文章的读者,可能会知道我们在努力倡导——人生不仅有物质生活、精神生活、情感生活,还应该有第四种生活:智识生活。今天我想从智识生活的角度,从三个方面反思一下我们的教育。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